Hrant Alexanian 哈特•阿莱克谢尼安

 

 

(亚美尼亚)

 

 

 

疯狂城堡签证须知

 

抓住天空的暗示

和大地的最高怀疑。

接受大海的可怕雷鸣

和起伏山峦蔚蓝的爱。

看到隐退里满载的精神信念

和条条地平线的闪闪泪光。

偷渡直到地球梦见烧焦的月亮,他们的疯狂

走进一个个正午火红的镜子。

大口吞下家乡故土的哲学

和敏感于冷的边境线的赞美诗。

写下爱和死亡的众名

之后,出发前往“疯狂”城堡。

 

 

***

开放的领域退缩进它们自身

有时像爱,

有时像位隐士,

上帝之手将它们闭锁

在不受控制的施舍之隐居地。

 

哦,你,众领域的神奇施舍物,

你撕裂无限和飞翔,

我们按你的尺度畅饮、享用

以为慰藉与审判。

 

 

***

一个小小的敲钟人跑过天空。

妓女和先知在玻璃房里

忏悔。

一片狂暴的灌木丛

饮着记忆的泡沫海。

他,将眼睛胶着在星星上的人

在地铁里群聚太阳。

差异穿着欢乐的衣裳

带着壮丽的爱

为那……

一个小小的敲钟人跑过天空。

 

 

 

我的休戚与共——

作为一朵花

 

餍腻于爱与痛苦

一个姑娘走

过关系的最后小巷。

没有一个电话能将她召回,

从现在起她就是归来的否定式,

姑娘随身带着

关系的最后线索——

她名字的轻轻回声

在醉般易忘的无痛无觉中……

 

——姑娘,请了无遗憾地带上

一朵花般的我的休戚与共。

 

 

 

饥饿世界的枝形吊灯是那些美丽们

 

饥饿世界的枝形吊灯亮着

在沉重墓穴的暮色里

像尖吻鲈鱼睁着的眼:

而我们的手自动地关闭一切

强调作为最后消息的

黑暗。

从前模式的精神处处端着主人范儿

第一反应继续描画

新历史事件和一个新社会

以灭绝的殖民地或正确祖国的形式……

情侣们比黑暗和废弃入口的

蜡烛更快地憔悴,

一个激动的男人密封公众游行备忘录——

空洞的心像被放进雪里的苏联绿色手榴弹。——

而那赤裸的身体,在羽毛落尽的麻雀们中的,

看上去更加不朽。

小镇的记忆被冰封在传说中的孤寂里。

行人们是好消息的唯一信使

他们远离对不知疲倦的小汽车之锐利眨眼的恐惧

确有面包和酒的,那人

荣膺甜美的忘却。——

 

没有人作为一个被咒的人误入歧途——

大而美丽的是

饥饿-固执世界的枝形吊灯。

 

 

赵  四 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哈特·阿莱克谢尼安,1961年生于亚美尼亚阿尔查赫,他在埃里温接受了高等技术教育。自1983年起,他全力投入文学创作和新闻工作。他著有1本科学书籍和14本诗集。他有文学作品被译作俄、英、法、德、波斯、塞尔维亚、乌克兰、罗马尼亚、波兰、保加利亚、汉语。他还写有大量的散文和新闻报道。他执行了多卷当代世界诗歌翻译工作。获得了亚美尼亚作家联盟D. Varuzhan奖。他是文艺、翻译杂志“Gegharm”的主编。参加过在多地举办的国际诗歌节:斯特鲁加(马其顿),波兹南、华沙(波兰),埃里温(亚美尼亚),斯捷潘纳克特、阿尔查赫(约卡地区),青海(中国)。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