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丰

 

 

(中国)

 

 

 

1. 猫的两个夜晚打开很缓慢

 

猫看着我

 

猫要吃我,猫是向我

走来的;猫从人字屋脊的某一片

瓦中走来;猫的胡须缓慢滑动,猫仿佛

立在云中的一片瓦上,猫身后

似有层层的翘檐层层的屋宇

层层的海;猫的上身倾俯

院里空空荡荡,只有我一人

四合院从四面合围

 

这是一场漫长的对峙

 

在注定的北方,在注定的秋分时刻,在注定

的四合院,遭遇这只老谋深算的猫

这里没有平手,只有彻底的渊薮,彻底的坠落

 

它穿过千山穿过万水,它踢踏着脚步,踢踏着屈原的《离骚》

踢踏了杜甫的破茅,踢踏了一切来这里

踏着云步(?)

 

没有谁看见猫的出现了

——猫现身就来不及

这似乎是一只夜猫。猫的一个夜晚是蓝色

一个夜晚发红。它现身滴雨的瓦棱

居高临下

它要淹没我的院子

淹没我

 

一匹风

我就飘转

飘转一下猫就到达我的后背

出现在黄黄的太阳里

瞪着黄铜的眼睛

——它没有声音

没有方向又无处不在

 

它似乎隐于水隐于土隐于风隐于我的血气

隐于我的夜隐于一场噩梦

隐于一阵冷噤

隐于我身体轻轻的动

 

猫神出

 

又一只

还是?

猫复步走下瓦棱

 

猫现身于承雨的瓦槽上

现身于黄铜的太阳里

瞪着一双失眠的眼,没有声音

像瓦棱上的壁虎像一块瘢一匹枯叶

一团影子一缕黄烟

缓慢地动

缓慢移动像没有动

没有声音

 

然而

 

猫的梅花打开猫的骨伞打开猫的利爪

打开猫的符号打开猫的两个夜晚缓慢打开

我像一只羚羊我看见了危险我有快足但未规避

我是一只麋鹿我忘我地看我着迷于梅花我有快足却未规避

我看见恐怖的“墓颈”?

看见了灵动的蓝夜却不愿规避

 

猫的一只脚

托举

欲引我归去

 

我屏住呼吸

收拢自己

等待

——那一刻

 

 

 
2. 猫归来

 

大白天

一只花猫拖着一条鱼

 

速度很慢

猫有些紧张

 

灾难发生了,一种突然的速度

袭击了猫的这一速度

 

鱼没有带来速度鱼带来的是缓慢

也许是残忍

 

鱼很重

它的长度快超过猫

这是一个冗长的大白天

大白天对猫来说就很残酷

 

猫有点惊慌失措

太阳底下没有它的自由

 

猫来来回回地跑猫来来回回地嗅来来回回地呜

——猫没有找到那条鱼

 

猫呜咽

很不体面的

 

猫的呜咽穿心

穿墙

穿过天空穿过云穿过冬天穿过寒冷穿过风

穿过小路穿过树林穿过池塘穿过冰

 

猫的呜咽追击一条鱼

 

它追击它的第一次出猎

追击它的第一条鱼

梦形的鱼

 

猫的呜咽裹着泥

泥巴的脚泥巴的胡须泥巴的脸

泥巴的哭泣

 

在这冗长的白天里

一双眼睛看着猫

口含泥

 

 

 
3. 黑夜还在打枪

 

这是一些惶惑不安的肉这是

一些苦涩的肉这是

一些会唱歌的肉这是

一些在天上飞的肉

 

然而

一袋

这需要多少残忍与耐心

 

布满枪眼的天空渐渐暗了下来

那边,枪声还在继续

枪口还在寻找……

不久,天空由暗转黑

——还不到中午

人的午夜就提前到来了

 

当飞禽落净

当天上的脊梁全部落到地上

子弹先一步穿透

天空的良知

然后穿透我们的肺叶

穿透鸟窝  时钟  音符……

然后穿透我们的魂灵

然后穿透我们的祖先

某种最珍之物也许是我们的最后正在陨落

墨杜萨的人头就将现世

 

砰 砰 砰 砰……

黑夜还在打枪

 

 

© 黑  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丰,1968年2月出生于中国湖北省公安县。1990年7月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现任《北京文学》编辑。诗人,后现代作家。曾在国内《世界文学》《创世纪》《随笔》《中西诗歌》《诗刊》《山花》《大家》《上海文学》刊物发稿,诗和随笔被《大诗歌》《后朦胧诗全集》《中国诗歌排行榜》《2015年散文年选》《2016年中国年度随笔》等书选载。有诗作被翻译成英语、罗马尼亚语,其中《猫的两个夜晚打开很缓慢》等诗收入《第20届“阿尔杰什诗歌之夜”国际文化节》选集、《黑夜还在打枪》收入香港《混杂的声音》(Proverse 出版社),部分诗作发表于美国《休斯顿诗苑》。部分短篇被收入《2011-2012文学双年选·短篇小说卷》《中国短篇小说百篇精选》。著有诗集《空孕》《灰烬中的飞行》,实验中短篇小说集《第六种昏暗》、思想随笔集《寻索一种新的地粮》《一切的底部》。2016年7月,组诗《猫的两个夜晚打开很缓慢》获得罗马尼亚第20届“阿尔杰什国际诗歌节” 特别荣誉奖。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