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礼孩

 

 

(中国)

 

 

 

星空

 

秋天的單簧管越來越繁複

停頓或聯合,將天使與撒旦帶入夢境

這似乎不是一場遊戲中的喜劇

你愛的人動身離開多年的城市

厭倦了舊地方,卻也沒有愛上新住所

新的野蠻橫穿大地,到哪裡都聽見憂傷的歌

年年開花的檸檬樹遭遇了果實的遺棄

在風中,在水裡,那些往昔的安逸之地

隨風的東西被刮得七零八落,生活比蒲公英還輕

在更小的夜,你想你的星,它或許在北極

或許在南極,但不在你的呼吸裡

 

 

©黄礼孩

 

 

 

緬甸的月色

 

我們常談起那個夜晚,海水在你的身下沉睡

掉下來的月光,落在那些走在窮途末路之人的身上

世界在一個版圖上忐忑,欲望暗中延伸向另一條路徑

黑夜是窮人恐懼的外衣,所幸有月光朗照

卻冰涼如水,大自然並沒有撫慰恐懼的肉體

森林也要迎向著鋒利的斧頭,群鳥在散失

沐浴不到自由的星光,命運信仰了黑暗

抱歉的大地,一時之間,緬甸的月色化作沉默的群山

 

 

©黄礼孩

 

 

 

來年的花朵

 

日子如影子,難以把握

下午的光線充滿細小的倦意

沒人知道,傘形花朵阻擋過多少風雨

抬頭看雲,低頭尋找被遺忘的路

穿越恐懼是生活最後的激情

就像芬芳散盡,才是花朵的命運

 

 

©黄礼孩

 

 

 

獨自一個人

 

今天早上,我沒有草木可以修剪

不存在的花園,在夢裡也找不到門

 

今天早上,我去趕地鐵,不斷地

接近生活,在生存的深處

 

今天早上,像一個遙遠國家的地圖

藍天上的雲朵多麼陌生

 

一路上,沒有人與我談起天氣

在一滴水裡,我獨自一個人被天空照見

 

 

©黄礼孩

 

 

 

一棵樹

 

夜籠罩著樹的身影

樹葉被雨打濕

彷彿黑 一層層積壓

看上去有些重

 

樹站在黑暗裡

看著周圍

小小的心 緊緊裹著

不閃耀它自己的皮膚

它聽見黑暗的周圍

風吹過來

有低低的喘息

像葉子就要飛起

 

 

©黄礼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黄礼孩,生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徐闻县。现居广州。作品入选《大学语文》《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等上百种选本。出版诗集《我对命运所知甚少》《一个人的好天气》《热情的玛祖卡》,舞蹈随笔集《起舞》、艺术随笔集《忧伤的美意》、电影随笔集《目遇》、诗歌评论集《午夜的孩子》等多部。1999年创办《诗歌与人》,2005年设立“诗歌与人•国际诗人奖”。黄礼孩曾获2014年凤凰卫视“美动华人•年度艺术家奖”、2013年度黎巴嫩文学奖、首届海子诗歌奖、首届70后诗人奖、首届中国桂冠诗歌奖、第四届珠江(国际)诗歌奖、第八届广东鲁迅文学奖等。现为《中西诗歌》杂志主编。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