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斯坦利·H·巴坎

 

 

(在天坛脚下)

 

 

 

(北京,中国)

 

在天坛

脚下的广场上

我思及古代乐器——

弦穿过琴首的囚牛——

拨响谐于

四季的律音,

敲击音色洪亮的石磬

释放它们藏起的音声,

锣&钟以包起前端的

木杵击撞,

人群列队穿过

日晷的阴影移行。

曾经一位皇帝开腔

他的话即是法律——

据说是来自苍天的

一部律法。

现在我们地上的民

散布于石上

思考着关于尘世

和天堂的思想,

也许在某地凤凰

真的燃至成灰

再更新/重生地出现,

于某处龙真的飞越过

护佑在其神秘荫蔽下

之众物的天坛。

 

 

© 赵  四 译

 

 

 

万间宫室

 

仅仅少了半间屋

在被允许出现在

帝王殿宇里的天堂

之万间宫室里。

不在那里的半间

装满了奇异生灵——

龙,凤凰,麒麟——

整日整夜,离奇的音乐奏响:

琴弦拨动,锵锵劲风飘出横笛,

金石钟磬众音嘡嘡。

夜里当半间屋升起

星星桥横贯天宇

允许被逐的爱人相会,

你会听到歌声、吼声

振呜、嘶鸣发自混居在

半间屋里的神话生灵们,

它们是仙人时代和民间知识的遗存,

我们希望事物可能样子的故事集,

一个无知的幸福、快乐时代。

 

 

© 赵  四 译

 

 

 

船上人家

 

 

生在船上,

长在船上,

生活、劳作在船上

他们的整个生命,

香港仔湾的

这些船上人家

(他们相信水

能保护他们的生命),

绝少踏足陆地,

只在不得不购物时。

他们是水的市民。

依蓝色水而活的生命

(水覆盖了大部分这颗行星)

多过活在绿色大地上的,

后者只居住于一小块儿地方。

蓝色水上,绿色大地——

你更喜欢哪一个?

 

 

© 赵  四 译

 

 

 

与迈克见面

 

与迈克·莫罗在香港

外国记者俱乐部见面

像是步入了

一个后毛姆时代——

不那么热带而是仍有

下午茶的高雅。

我点了一杯金汤力

说道:“干杯!”

他消瘦,生气勃勃,

看上去不仅能够

跑完或骑完马拉松——

然后和全亚洲

各型各色的妇女&

个别孩子来段插曲——

同时,还能消费掉

并写下他遇到的

所有事物的精华。

他是一个商业&文化的

奇异混合体,

有一双穿透面具脸的眼——

没有可能愚弄他。

他,也能“完全看穿男人(和女人)

的行为(倘若不关灵魂事)。”

每次在不同的地方住

不超过一周的他,如他所说,

“一个游历”生物,现在,多少

陷进了家居生活的旧凹槽,

他在香港和曼谷间通勤,

那里他的某个仍活着的妻子(女人)

与他和一个儿子共居。

它是“一段美好友谊的开端。”

 

 

© 赵  四 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斯坦利·H·巴坎,诗人、编辑、 出版人,他所经营的跨文化交流出版社是一家出版文学作品的非商业出版社,以出版双语诗集为主。到目前为止,用50种不同的语言出版了400多本书籍。他自己已出版了16本诗集,翻译成了25种语言,其中有保加利亚语、意大利语、波兰语、俄语、西西里语等数本双语诗集。在他所获得的众多荣誉中,他最珍视2011年获得的朝鲜流亡文学协会奖,它肯定了他在美国、韩国诗歌交流和促进韩国文学在全球传播事业中所做出的贡献,以及彼得·萨比特·琼斯在英国威尔士的国际诗歌杂志《第七采石场》(The Seventh Quarry)于2014年做的“斯坦利·H·巴坎特刊”,该特刊集中推介了他的诗作和在过去40年间与他合作过的诗人、作家、翻译家、摄影家的专访、照片、艺术作品等。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