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丹·哈科比扬

 

Vardan Hakobyan

 

(亚美尼亚)

 

 

 

在地平线的另一边

 

1.

 

沉默说出的话语比你

想说的话深刻:悲伤,花朵

天空总在我耳中低语。

 

亲吻时人们不言不语:

星星们无论多么遥远,都是我的。

 

创作时人们不置一词:

心智自由翱翔。

 

举枪瞄准时他们一言不发:

折磨赤裸裸地真诚。

 

梦想居于不可企及的地平线上,

当我想要亲吻你的眼睛——我只是吻

那地平线……爱在沉默,言语和地平线的另一边

花般盛放。

 

2. 天使

 

拥抱你时

我闭上眼睛为了更好地看你:

光会蒙蔽我们。

 

我的窗户在夜里敞着

花园里的所有花朵(除了爱我

的那朵小花)闯进我的房间

伴着雨,月和星星。

 

我醒来时

天使正在紫丁香蓝色的翅膀上

兴高采烈地谈论晨曦。

 

对我的祖先来说更为容易,

那亲吻,像永生的苹果,

只在洞穴的黑暗中成熟,

那洞只在天空和星星们的内部。

 

我沿着匆匆一瞥发现的道路前行:苍鹭们,

会不会太早?

 

亲吻你时我关上了灯,这样它将不能

拿走这些吻。

光线从眼睛里盗取眼睛。

 

该看溪流和岩石的了——最高的云团实现,

因为在峡谷中有那不知名的紫罗兰。

 

而春寒令人愉悦仿佛是

你睡裙的褶边在迎风拍打我。

 

我的手指沿着你兰光紫色的身体滑行——

好似它们缓缓地拖动着夜云,

突然成千上万颗,百万颗,十亿万颗的星星

在宇宙中盛放……但谁是那个点数星星的人?

 

有爱在沉默,言语和地平线的另一边

花般盛放。

 

3. 精神之花

 

沙米拉姆[1]行走时,鲜花盛开

在她的胳膊上,手上,骨盆上……各处。

它们说雷电时分有一只鸟随雨滴落下

熄灭她的焦渴。那鸟

住在为爱受苦的人们当中。

 

痛苦永恒的航行——这就是灵魂。

一朵花走出温室——这就是爱。

——哎呀!

——为什么?

——日有一花凋零。

——但那香氛……香氛恒久——这就是灵魂。

而爱的荆棘是一朵精神之花,

且是一个回忆——这就是爱。

 

我走进深夜直到暗昧之门

遗一枝长茎之花在它的柄梗之上

其如一语,永不被讲说……

 

有爱在沉默,言语和地平线的另一边

花般盛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沙米拉姆,亚美尼亚神话中尼诺斯国王的传奇王后,成功地接替了他的亚述王位。

 

 

 

缺席的声音

 

我的方式(或是我)已比真实的光

看到了更多的光亮。我的链条不是

用圆环铸就,而是用我的声音——

常常是不相容的、各式各样的,

让我们说石头,爱,鸟儿,云,

花朵,血,等等……

谁排布了夜的秩序?

 

即便我的老朋友——星星们

在那些天真的夜晚,我爱着,

与之交谈,现在也看似是奇怪土地上

无法破译的符号……荆棘,反玫瑰

同时又是精神之香氛的支持者。

终我这一生我探究抗拒。

 

距离是件亚美尼亚事务,无疑,

是个国家概念。在尚未发现的行星上

我的血球有时与我的

同胞们交谈——

请爱彼此,不和谐的声音。

保罗·科尔贺用一种话语之外的

语言对我说话。

 

遥远一步步成熟。话语乃光

之使徒。通过你未说出的话

我可以比用单纯的脚步抵达更远。

(我精通这方式)。那人是谁?站在我们的

玫瑰果油植物旁?没有耀眼金光的公鸡踞于他的肩头

“不停地思考,那一天就已在升起”。

 

我(或是我的方式)已比真实的光

看到了更多的光亮。我触碰的东西(石头,

植物,旋律)通过我的声音叮铃奏响,邀请

我的灵魂去到那未被侵占的山谷……我并非

就我一个。三只鸟儿正在行道树上

鸣唱,虽然其中一只噤声未啼……

 

 

 

 

孤独

是亚当的第一个感受

自他降生的那一刻。

 

夏娃从孤独中产生。

孤独是夏娃之母。

 

 

 

出生地

 

远方张开花瓣

梦想在那里着陆。

 

我将我的精神赋予紫罗兰

石头们开始了嗅闻。

 

道路是每一秒钟里的一个开始:

延续即是不完善。

 

我研究每一个人,

而光显示给白杨树

一个天空。

 

我那农夫爷爷的

手上裂纹

在我的手掌里悲叹。

 

花朵只在拥有痛苦的

心灵中生长。

 

每一步——那将我带向你的——

都使我远离你

数千哩。

 

最远的距离

来自翅膀——取决于心

当那鸽子不会飞翔。

 

一朵花打开花瓣

远方变成了出生地。

 

 

赵  四 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瓦尔丹·哈科比扬,1948年出生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他已出版超过45本的诗歌和学术研究集,包括出版有俄语、英语、法语、格鲁吉亚语和其他语言的书。他的诗集《下午八十一时》获得了2010年的亚美尼亚国家奖,他也是其他一些文学奖项的获奖者。他是语言学博士,教授。是阿尔查赫作协理事会主席,斯捷潘纳克特的格里戈尔·纳列卡齐大学的校长。哈科比扬是一位声名显著的亚美尼亚文化工作者。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