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亚·罗莎·洛霍

 

 

(阿根廷)

 

 

 

吸血鬼的脆弱

 

有时候我们捕猎吸血鬼。他们并非如传说或寓意故事中宣扬的那样邪恶、令人厌恶。他们也不伪装成人形去咬漂亮女人的脖子以羞辱所有世间男人来获得快乐。他们似乎并不强壮,也不用嘴唇亲吻或用尖牙攻击。相反,他们脆弱得如同蛛网,细小得像是萤火虫。

想要捉住它们,你得赤身裸体地待在暗中,用一张苍白激烈的网张在空无处等着。你皮肤或眼睛或牙齿的白灿,网上反射的潾潾月光,会闪得它们晕头转向。你丝缕不着的身体的味道会引导它们过来,你那猎人的异想天开会在炽热的沉默里抱住它们。这样就很容易在你的指尖之间捉住这些吸血鬼,捕杀它们或关它们到透明的烧瓶里去。有些人把它们藏在毛茸茸的体毛里,另外一些人把它们溶解在罂粟汁中,这样他们的梦的价值就会超越那些枯萎日子的贫乏。

还有些人变成了吸血鬼:有着难以想象之美的生灵,新猎手们期待中的牺牲品,它们发出夜光的身体像一盏盏灯。

 

 

© 赵  四 译

 

 

 

 

 

每天黄昏时分,那女人都坐在她家的宅院天井里。每个陪伴她的人都会看到她的身体怎样随着阴影即时地变得透明。首先会出现一幅血管和内脏的地形图,而后,是更深处,一座空骨的村庄,风翻腾穿行其中,像一阵音乐的悸动。

那女人微笑着,在初降的夜幕中举起一只胳膊。再过几分钟,被远处的歌声照亮的骨之夺目光彩就要消逝,皮肤就要遮没血的颜色。

当一切结束,她把椅子留在屋檐下,返身回到厨房,带着关于世界的透明之秘密。

 

 

© 赵  四 译

 

 

 

不渝的爱

 

我知你手会自地底显现,予我以支撑——它会形似根,带着不为败坏所动的结。我知你手会蜷曲成洞,允我休憩。我知它会握紧、举起,让我凭它对抗对天空的恐惧。我知静夜会磨它如镜,映照我的生命,以使我在梦中能看见自己。

我知你灰白无血色的手会意义彰显,会跳动如你的心,坚持不渝达九个月来长育我。

我知它会画出庇护所的最后一圈防线,它会把我放下在那火焰戒指的中心。

所有吹落暗夜的风都不足以将它解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玛丽亚·罗莎·洛霍,阿根廷作家、文学学者,具国际知名度的拉美“新历史叙事”运动的代表之一。她广受欢迎的小说作品有《游牧民的激情》(1994),《菲尼斯特雷》(2005),《家族树》(2010)和《我们都是孩子》(2014);短篇小说集《雷科莱塔区故事》(1999),《对我们的历史不寻常的爱》(2001),《发光的身体》(2007);以及诗集或微型小说集《等待绿色清晨》(1998),《眼之丛林》(2011)等。这里选译的作品均译自《等待绿色清晨》。她的作品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包括由Pasuree Luesakul译为泰语的获奖作品《菲尼斯特雷》。更多信息可获自网站:www.mariarosalojo.com.ar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