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麦克蒙纳哥

 

Alan McMonagle

 

(爱尔兰)

 

 

 

一天之后

 

曾经红水涌流的运河尽头

之港湾中海鸥盘绕

自袋中抛洒面包屑的盲眼人,

徒劳寻找了一早上

涓涓流淌进港湾的神秘小溪

之源未果后,一个令人作呕的早晨;

在酒吧街的地牢氛围里

寻找舒适,用黑啤补药

和叮当叮当的祝福:某天

同其上有乌云折磨者般盘旋的

谋杀山较量较量的

互相责骂后,一个恣意妄为的下午;

这一次,我们将变出一个这一刻

从侧街小酒馆里自我们破窗

吹入的风味相似物,却在主要被

饭锅的令人惊奇和在我们的

厨房华尔兹中轮流压坏彼此的脚趾

所耽搁之后,一个倍受折磨的晚上;

所有这些之后我们一瘸一拐地走进黑夜

直到黑灯瞎火的码头,我们在漆黑的

寒冷中自助直到,最后,偷瞥一眼

毕宿五,带翼的马儿一溜小跑

穿过不休不眠的天空。

随后与睡得像汤勺一般的我们一同睡去。

 

 

 

港湾酒吧

 

屋外是号哭的风。层涌的云。

从新月天空啐出的几口雨。

屋内是濒灭的火。

 

屋外是吱嘎作响的征兆,

摇荡在它的铁臂上。

屋内是滴答走时的钟。

 

屋外是空空的酒瓶,

和着卵石奏乐。

屋内是无人弹奏的钢琴。

 

屋外是孤独的船,不歇的水,夜晚的漫游者

看向朦胧的灯。

屋内是店主清理愁闷的残渣。

 

屋外是摇晃的信号灯,

绝望的说唱,徒劳的恳求。

屋内是最后的话语。

 

 

 

错误先生

 

我四岁的侄子

叫我错误先生。

我不记得是怎么开始的了。

他画了幅画,一座房子

有歪歪扭扭的墙,

椭圆形的窗,

上下颠倒的门。

满花园的草。

火上烤着烟囱。

他说那就是我的住处。

他还画了位错误太太,

带脚的棍子虫

从她头上长出,

坐在厨房桌边

啃着金章抽油烟机

使用说明书。

下一次我们去湖边

我要用他做钓饵;

将他卷在钓具里,也许,

将他遗弃在

一条有着可怕青蛙的船上。

这会儿,我凝视着花苞初绽的艺术家

微笑着仿佛思索

当他犯第一个错误时

那不知情的小脸

上的表情。

 

 

 

 

 

我握世界在手中。

行走穿过各大洲,

用每种语言说声嗨,

被个灰黄肤色女孩

迷转了向。

白日发梦,夜晚漫游,

宇航员跳步火箭射群星。

万事发生。诸事肇始。

逃离艺术家,三牌赌手,

世纪的恶作剧顽童,

默片明星。

我遇变形术。

吞下古怪词。

可怕那怪兽上了我的墙。

我完善匕首的面容。

试让时间缭乱上窜。

我改变规则。发动战争。

用最后一记猛冲

取来奥林匹克金。

我突袭珍宝岛。

用白牙踏过雪地。

有些信给我的朋友们

越橘,橄榄,岩沟,路加

或赫克尔贝里,奥利弗,克林特,卢克。

我患上流浪高烧症。必须迷失。

我是带翼马。

我驾魔毯飞翔。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进行

八十天环游世界。

星期六,我整理

我集的世俗忠告。

我造出一个敌人。救下日子。

打碎我喜欢的女孩的心。

我活着是要讲故事。

我数着睡眼朦胧的街上

熄灭的一盏盏灯。

英雄,创造者,救世主,

万事万物的发现者。

我施法月亮。脸之苦结束。

探手进我的镜子深处

拖出兔子,花束,硬币,和

我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 赵  四 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艾伦·麦克蒙纳哥,居住在爱尔兰高尔韦市。他从高尔韦市的爱尔兰国立大学写作专业获得了硕士学位。他的作品从以下这些机构获得过奖项:雅朵专业艺术家寓所(纽约),瓦尔帕莱索基金(西班牙),班夫创作中心(加拿大)和爱尔兰艺术委员会。他的短篇小说、诗歌发表于爱尔兰和北美的多种刊物上:《阿迪朗达克评论》,《瓦尔帕莱索小说评论》,《自然之桥》,《颗粒》,《草原之火》,《南语》,《刺蝇》。他已出版两本短篇小说集:《撒谎者,撒谎者》(街头语出版社,2008)和《疯人插曲》(阿伦出版社,2013)。2014年初,他的广播剧《奥斯卡之夜》在爱尔兰广播电台“一的戏剧”季中播出。他刚刚完成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