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剑钊

 

 

(中国)

 

 

 

月光下的乌鸦

 

这座大楼比棺材更幽闭

一小步的错失

从生命的走廊踏进死亡的广场

女巫在喑哑的花丛里狞笑

睡着的是眼睛醒着的是心

 

写作中的我

像一只月光下的乌鸦

尖喙轻叩白纸

不祥的尾巴划过斑驳的墙壁

洞开一扇窄门

任凭想象的肉体自由进出

 

牙齿老去舌头依然健在

祖父的亡灵低低告诉我

关于坟墓中迷人的游戏

牙齿与舌头一辈子的争斗

柔软磨蚀了坚硬

 

我面前的这张纸

透显大片神秘的空白

一个单词的降临

宣示人间莫名的奇迹

 

我知道我最终将老去

如同死去的乌鸦

闻不到蔷薇的芳香

散落的羽毛是零乱的叹息

 

大楼在晨曦初绽的片刻訇然倒塌

传说里的蝴蝶并未出现

写作中的我不动声色

仿佛一切出自我的阴谋

羽毛斜插在月光缺席的地方

1997 .2 .22

 

 

©汪剑钊

 

 

 

雪花在黑夜里腐烂

 

风的声音裹挟沦陷北方的我

枯叶如同溃散的败兵走投无路

我与孤灯并肩共读卡蒙斯的遗作

葡萄牙古语诡秘一如天书

我伸出汉语的手指

触摸诗歌的根须

寂寞像板结的土地坚硬异常

生存的艰难已经潜入语言

我放弃词语组合的游戏

想念白昼邂逅的美人

揣摩在彬彬有礼举动下的暗示

表白无疑是一次鲁莽的冒险

或许是爱情的路标或许是友谊的墓碑

连上帝也无法妄加裁定

在沉默中品味忧伤的甜蜜

不见创伤的疼痛给人受虐的快感

而雪花正在黑夜里腐烂

无耻的黑正在吞噬最后的白

哦美貌是一种剧毒

比见血封喉的箭毒木更为深入人心

1997 .11 .30

 

 

©汪剑钊

 

 

 

 

七单元,四0一,

靠左,木头与铁,

被警惕的眼球经常忽略,

静止的框架,

像一座方形的桥拱,

布满世界的空,流动着

物与人:据说,物质不灭,

那么,人有什么可以丢失?

 

变化,一个残酷的游戏:

……进来,出去,……

出去,进来,

……进来,出去……

第四层,侧面对着楼梯,

就像弗罗斯特的叉路口,

划出了阴险的十字。

 

天使抖动翅膀,发出白银的

一声声脆响,魔鬼戴上彩色面具,

旋转并交换舞伴,争取

我摇曳不定的意志……

 

停顿,在楼梯狭窄的拐角处,

普通的缝隙漏出神秘的光。

于是,好心的长者开始回顾

肉身的来路,帮助

堕落者猜度灵魂的去向。

 

门,提醒铅灰色的存在

――锁把的必然,

以及铜制钥匙的某种可能。

斑驳的锈花,潦草地

记录夕阳坠落时刻的匆忙,

具体性稍显凸起的门槛

磕绊了我周密的抽象。

 

一首诗可以容纳多少精神?

我们意识中的美,不断

打磨,学习死亡的入门术,

蜕变――简单的真,

而复活,文字的网格

再度敞开了一扇扇小门。

2004.11.25

 

 

©汪剑钊

 

 

 

谁在弹奏巴赫

 

黄昏,球形的一部分

正在暗下去,

半边脸的月亮

升起来,

黑色的影子在月光下繁殖。

 

拥挤,影子推搡着影子――

浓黑而且空洞。

一个人上路,

像一本陈旧的政治手册

终于翻到了封底……

 

一个人上路,

眼睛干枯,

白发覆盖皱纹,把遗憾

深刻地烙印在额头,

心脏,曾经被尴尬地挤压进

真理和谬误交错的缝隙,

由于消瘦而下坠,

落入许诺过永生的烈火,

在喧嚣声中归入宁静。

 

一个人孤独地上路,

成为灰烬上飘动的

一缕轻烟……

 

此刻,时尚的流行歌手

模仿多嘴的鹦鹉,

在新世纪的喇叭里滚动唇舌,

破锣的嗓音

声嘶力竭,刻意

压迫运河的一声声啜泣。

 

北风驱动一百头巨兽

行走天空,

悲鸣与怒吼,……

而运河两岸的土地依然沉默,

仿佛在与影子比拼

各自的耐心。

 

石头,惟有石头

在恪守一个农夫的本分,

没有鲜花,

摘一把野草送行,

那是最后的纯绿,来自

色彩模糊的瓷瓶。

 

空洞与黑

像一对孪生的兄弟,

联袂走到了子夜的门坎,

谛听:大楼深处--

谁在弹奏巴赫?

2005.1.30

 

 

©汪剑钊

 

 

 

树叶如何划破风

 

寓言里的那场雪,一而再、

再而三地推迟,

桌上,一杯去年的咖啡

在今年的刻度上冷却。

邻家的爆竹,模拟照例的春雷,

轰炸庭院里光秃的树干,

制造空心的热闹,

徒劳地阻挡寒流向南挺进。

风,吮吸冬季的阳光,

穿过子夜的黑绒衣,

灌入每一个细小的缝隙,

一滴水越出阳台,试图打破

凌晨的沉默,它的呼喊

却在时间的喉结上凝成冰块。

离群的树寡不敌众,任凭

树叶流尽绿色的血液,

在狼嗥的风声里被撕碎,

它悲壮地旋转,比蝴蝶更轻巧地溅落,

树梢最后一片树叶,仿佛

孤独的叹息——凌厉地划破

风,这若有若无的存在……

2006.2.4

 

 

©汪剑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汪剑钊(b.1963),男,教授,博士生导师,汉族,浙江湖州人。1981年就读于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外语系,1985年获学士学位;1985年就读于杭州大学中文系,1988年获硕士学位;1991年就读于武汉大学中文系,1994年获博士学位。1998年-1999年在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语文系做访问学者。2009年-2010年在俄罗斯国立莫斯科大学语文系做访问学者。曾在宁波师范学院中文系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2003年晋升为研究员)工作。2006年调入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任研究员至今。目前主要为硕士生及博士生讲授《现代诗解读》、《中国诗歌与文化精神》和《二十世纪俄语诗歌》等课程。主要学术兴趣:中国现代诗研究、俄语诗歌研究和比较文学研究。出版有:专著《中俄文字之交》、《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阿赫玛托娃传》等;译著《俄罗斯白银时代诗选》、《俄罗斯的命运》、《勃洛克抒情诗选》、《波普拉夫斯基诗选》、《二十世纪俄罗斯流亡诗选》、《普希金抒情诗选》、《曼杰什坦姆诗全集》等,编著《茨维塔耶娃文集》、《千家词选评》等,总计三十余种。业余从事诗歌写作,其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文学》、《十月》、《北京文学》、《中国作家》、《大家》、《山花》、《作品》、《诗歌月刊》等纯文学刊物,并有作品入选国内外三十余种诗歌选集和年鉴。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