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廷·杰拉勒

 

Metin Celal

 

(土耳其)

 

 

 
135号叫醒服务

 

我活得像是走在漫长旅途的开端

做好了半途而废便死去的准备

我紧紧抓住和谐施放的诱惑

一个个问题尚未来得及回答

 

发霉的味道长久以来渗透我

以文明的方式,和那些

无话可说之人的没个性

墙壁涌出汗水,湿气沤腐石头

 

我抓牢你的声音,对那错误

我嗤之以鼻得越来越弱,我说

我的头脑溶解,收缩,消失

我屈从于那些规则并得到酬报

 

沉默的张力在我们之间徘徊

受抑制时消失

消失时被记起

带着被一个孩子攥在手里

之日子的稳定性

 

衰老无情,孩子们

指出的错误我归因于安非他明

你只是走开,说到

如果你行将落下

请掉落在你自己当中

 

 

© 赵  四 译

 

 

 

生命结

 

我们将和古往今来的每一个人

去往名字皆落入不用的某地

如果各种情况都落在后面

那是为了能够去装扮现实

 

我们的隐私都被注意到

一株风信子正抽芽长叶

在死者的周年纪念日

我们知道应该去叫谁

 

习惯在勒紧我们

日常事务,行为种种

当被人询问我们不得不保持安静

我们不可以谈起不是自己的生命

 

记忆无主冷却

无人能分开我们即便在照片中

我们不可以分享你的欢乐时刻

在那儿说也有麻烦

总在那里,准备倾听

 

 

© 赵  四 译

 

 

 

本雅明的包落在谁那儿了?

 

因此“现实”一词是在新闻里

我们贡献严肃和庄重

没人看见我们笑

我们通过名字为人所知

 

因此大家说土耳其语

我们意识不到我们住在哪块内陆

惊险小说是梦之大地

我们的女儿长斗鸡眼,母亲十七八

谁的生命终结在一语吐出前

 

因此增加宗教性正流行

餐前祈祷永远现身桌旁

工资表上签名,朝九晚五的活儿

我们的妻子屋里洗涮

边听广播边喝茴香酒

 

因此我们活着身负重视生命之痛

“他”没有被从我们的身份里夺走

我们是战争遗存,离开医校的家伙们

没有人曾遇到谁能认出我们的脸

他们最后看见我们身在妇人的裙袍里

 

 

© 赵  四 译

 

 

 

因袭者

 

仿佛每件事都已事先经历过

甚至行经那些街道前我们就已认得它们

所有将说出的话早已被写下

我们冰冷的尸身注定要悲伤

 

生命的细小碎片和细枝末节

都包括在我们的知识范畴里

但我们压根儿不可以改变任何事物

此生只能去走那条路

 

每一次噩梦之后,等待平静下来之时

有句话我们可谨记持守:

“食火的孩子

在二十岁前死去。”

 

 

© 赵  四 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梅廷·杰拉勒(1961,安卡拉,土耳其),诗人,作家。他的大学教育始于中东技术大学石油工程学院(1982),后毕业于伊斯坦布尔大学新闻与公共关系学院(1985)。1980年他开始在一些土耳其知名文学刊物上发表诗作和文学批评文章。他是“1980年代诗歌”运动的发起人之一,该运动同仁出版有诗歌杂志:Imge/Ayrim(1984), Poetika (1985), Fanatik (1989)。他还创办了英/土双语的当代土耳其诗歌网站turksiir.com(1999—  )。他的诗已被译成9种语言并发表。他是出版公司Imge, Gunes和数个文学杂志的编辑。他也是始创于2008年的伊斯坦布尔诗歌节的组织者之一。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