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平

 

 

(中国)

 

 

 

龙泉驿

 

那匹快马是一道闪电,

驿站灯火透彻,与日月同辉。

汉砖上的蹄印复制在唐的青石板路,

把一阕宋词踩踏成元曲,

散落在大明危乎的蜀道上。

龙泉至奉节三千里,

只一个节拍,逗留官府与军机的节奏,

急促与舒缓、平铺与直叙。

清的末,驿路归隐山野,

马蹄声碎,远了,

桃花朵朵开成封面。

 

历经七朝千年的龙泉驿站,

吃皇粮的驿夫驿丁,

一生只走一条路,不得有闪失。

留守的足不能出户,

查验过往的官府勘合、军机火牌,

以轻重缓急置换坐骑,

再把留下的马瘦毛长的家伙,

喂得结结实实、精神抖擞。

至于哪个县令升任州官,

哪个城池被拿下,

充耳不闻。

 

灵泉山上的灵泉,

一捧就洗净了杂念。当差就当差,

走卒就走卒,没有非分之想。

清粥小菜裹腹,夜伴一火如豆,

即使没有勘合、火牌,

百姓过往家书、商贾的物流,

丝丝入扣,不顺走“一针一线”。

灵泉就是一脉山泉,

驿站一千年的气节与名声,

清冽荡涤污浊,显了灵,

还真是水不在深。

 

有龙则灵。灵泉在元明古人那里,

已经改叫龙泉,龙的抬头摆尾,

在这里都风调雨顺。

桃花泛滥,房前屋后风情万种,

每一张脸上都可以挂红。

后来诗歌长满了枝桠,

我这一首掉下来,零落成泥,

回到那条逝去的驿路。

 

 

2016.10.9改定

 

© 梁  平

 

 

 

 

 

一棵神秘树

由于初夏的鼓舞自由自在地

绿了……

(种子是埋在五月的)

多情的五月

已成为幸福的植树节)

 

神秘果

遗落在一块未曾命名的土地上

不再神秘不再神秘,是吗

这里不完全是不幸

这里不仅仅有悲伤

 

偏要结果

偏要结果在不到结果的季节

早早地宣泄自己的成熟

树是有错的了

果是有错的了

(五月也有错

土地也有错)

 

其实

要绿就疯狂地绿一次吧

年轻而且漂亮

温柔而且痴狂

让风无缘无故地产生嫉妒

反正是错

反正是错

 

 

© 梁  平

 

 

 

人眼猫眼

 

猫的眼里有一泓清泉

我和猫的对视

有一种快乐

 

猫眼里的我

与我眼里的猫

彼此倒置

 

我想告诉猫我的发现

猫已经看见了自己

呜呜地伤心了

 

我了解其中的道理

而猫不知道

以为倒卧着就能纠正

 

猫对颠倒了的自己

不可思议

在地上重复地翻滚

 

我心里开始难过

为猫的挣扎

为我的眼睛

 

我和猫在对视中的颠倒

猫可以顺势倒下

而我不能  绝不

 

 

© 梁  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梁平,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成都市作协主席、《青年作家》主编、《草堂诗刊》主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曾任《红岩》主编、《星星》诗刊主编。著有诗集《巴与蜀:两个二重奏》《琥珀色的波兰》《家谱》《三十年河东》等10部,诗歌评论集《阅读的姿势》,长篇小说《朝天门》。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第二届中华图书特别奖、《中国作家》郭沫若诗歌奖、巴蜀文艺奖金奖等国内多个奖项。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