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中国)

 

 

 
空贝壳之夜组诗

 

 

 

灰尘筑巢的地方

 

灰尘

也选择人家

象秃鹫

它不会随随便便落下

 

总在

打盹的灰尘

比秃鹫更早看到

厌世者内在的死亡——

 

 

 

   

 

命运的鞭子,我顺从你

像那些吃草的羊

顺从牧人的鞭子

草,顺从季节的鞭子

 

我顺从,全无反抗——

 

(顺从,有时是最大的蔑视)

 

 

 

 

 

人之中我爱那软弱的

他们的心佝偻着

一个被救的希望,像攥紧一块

灰尘很厚的旧布

我的痛楚认出——这些族人

 

那些阔步而来昂首而去的

离我很远——

他们是悬的高高的发光体

不需要我的手

这微小、可疑的温暖

 

 

 

为泪塑像

 

如果可能,泪水啊,我要为你塑尊像

不是用冷冰冰的昂贵大理石

而是温厚简朴的木质

我要把你做成一柄小小的桨的形状

挂在那些无可安慰者的脖子上,紧贴

他们一息尚存的胸膛——

你的抚摸有着神奇的力量。

由于你的陪伴,他们渡过了重重惊险的海洋

在一个有雾的冬天清晨

疲乏而平安地踏在坚实的陆地上

 

 

 

空贝壳之夜

 

我的肉体已走到凋零的边缘

我将离男人的爱慕更远。渐渐

抵达人生的荒漠地带

更浩瀚而更无言——

 

比之我年轻时那些空旷、洁净的夜晚

(我独自蜷在空贝壳中,听海)

我更渴望一个真实肉体的温暖

人世的温度。

啊,我抱着他

这大海的波澜之中的一截浮木

 

 

©扶  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扶桑,女,1970年10月生。主治医师。著有诗集《爱情诗篇》、《扶桑诗选》等。自2000年以来,每年均入选多种年度诗选。获《诗歌报月刊》举办的全国爱情诗大赛一等奖、《人民文学》利群杯“新浪潮诗歌奖”等多种奖励。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