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古斯塔·拉尔

 

1

 

(德国)

 

 

 

工作聚会之后

 

嗖地飞过

在草地上喷沫在

绿色健忘症前在

等待的位置上巨大的

蝗虫叮当

抽吐新芽:

来啊让我吃了你

简单地死去以消极的

方式——我喜欢那样

我是个品牌簇新

摆着婀娜丽姿我注视着

我被一点点咬掉的方式

我的肚脐会被留下

漂呀漂像根手指那样厚

在大地之上平生

第一次全部自由了没有

胸没有头

一名哀伤的朋克

(彩虹恶魔)顶着一个

金色的尖急遽地

忽闪(噗丝-丝-丝嘘)

 

 

©赵  四 译

 

 

 

听觉里的陨落之星

 

超凡的圣曲漂下

自云层中:在屋顶之上

他们在风中说话字中音省略

有时舞蹈直到他们消失

 

腻烦流行明星手挥厌倦

半裸在他的轮椅里他

抽烟,醉倒,关

掉那声音歌曲着陆

 

卸下雪星星在校园里那

省略的字中音被吹走消散

 

在我们的舌上一部电影闪耀

潜在的大成功你说多么爵士味

多么多么

 

 

©赵  四 译

 

 

 

麦当娜*

 

有种说法她是男人装在了女人的身体里从那时起

某些她那类东西都能被看见了在酒吧、学校,在

街道上嗡嗡噪鸣像巨型昆虫证明着

 

麦当娜能够制造奇迹。她是真的他们窃窃私语真的

玛丽亚在天堂并且她说我们能够制造一切

我们自己,音乐、世界、小天使们是的她说了……

 

我们像她甚至更好因为她是个意大利人且

金发碧眼如白朗黛且她干了如此淘气的事她

在妈妈的墓地堕落虽说如此她曾是个处女

 

今天她看上去还是那么了不起她有两个孩子他们

结果很好他们说,着装完美他们出现在

杂志上麦当娜做的每件事都正确在音乐上女人

 

问题上还有她的成功但是现在她有点不对劲

她倦怠像是厌恶了生命为什么你不死她说但是死

在另一天吧因为今天我想要厌倦只要厌倦

 

 

©赵  四 译

 

 

* Madonna,流行音乐天后麦当娜,和圣母同名,因而也是玛丽亚,译法不同而已。

 

 

 

维也纳普鲁克尔咖啡馆

 

优雅的座舱椅钉饰着

绿色的伪装我试这

试那已半酣半醉于

那五百个爱的字母

 

鲍勃·迪伦自天花板

垂上玻璃门黑白分明

狂野模糊的那一对其

发色焦糊我的小咖啡

 

尝来涩苦但感觉在外

赫兹嘶鸣的香甜

风送木棉花香穿城

越轨电车路一阵

 

幽浮的卡塔作响后它坐后—出发

我们空气乘客列队在

几何学&滴答&滴答的绿网中

朝时间静立的那个点进发

 

 

©赵  四 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奥古斯塔·拉尔(1955—  ),艺术家,诗人,音乐家。居住在慕尼黑和维也纳。她在慕尼黑大学的理查·斯特劳斯音乐学院学习音乐,和卡勒·阿尔迪斯·拉尔进行多场国际“艺术或意外”电声诗歌表演,执行相关艺术项目。她是SCHAMROCK女诗人沙龙朗诵系列项目的主管(自2009年)和与上同名的当今世界第一个国际妇女诗歌节的主管(自2012年)。她出版的诗集包括:《哼唱事件》(2016)《当我钓鱼时,所以当我钓鱼时》(2014)《99首爱情诗》(2014)《稍许调音》(2004)及广泛发表于报刊、选集,进行广播演出。

www.poeticarts.de

www.schamrock.org

www.kunstoderunfall.de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