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震

 

 

(中国)

 

 

 

 

 

火车带着我,驶离故乡

我不情愿,又必须这样

 

不知有多少人,和我一样

几年回来一次

把故乡长久地带到远方

为了生存,常常把他乡

委屈地喊作“故乡”

 

故乡不是户口本上的籍贯

不是难改的口音

是情感里的DNA

 

在他乡,高兴时

会不自觉地说家乡话

苦闷时,就想起童年的玩伴

当遭遇尴尬要离开谋生的城市

又回不到故乡时

那一滴酸楚的泪

会熬成盐

 

年过半百的人,常常感觉

太阳和月亮是一个温度

只有故乡,是埋伏着暗火的碳

 

火车急速地跑

我转过身,让脸与车头背向

并安慰自己:

我是倒退着离开故乡的

 

 

©商  震

 

 

 

 

 

麻药针打过

那两个人就把我的口腔

当作采石场

一阵锯、钻、砸、撬后

大夫问我:“疼吗?”

我没有回答

我不会向那些在我

皮肉上动粗的人

说出真情

 

我的皮肉被麻醉了

神经的感觉更加细微

那“咯噔、咯噔”撬掰我

牙齿的声音

就像野蛮的房屋拆迁

我想:比疾病更残酷的

是用工具制服人的肢体与意志

 

我的牙拔出来了

口腔里最坚硬的零件被卸掉

可我身体里更坚硬的部分

是任何工具也无法拆除的

 

 

©商  震

 

 

 

 

 

第一次知道,破碎的声音

也是动听的乐曲

“嘭——哗啦啦”

是定音鼓敲响后

管弦乐与打击乐同时登场

 

一只外观很美的瓷瓶

从此处向彼处飞翔

像高台跳水运动员优雅的翻腾

瓶子落地,花放千姿

 

瓶子解脱了

不必为供参观端着严谨的仪表

不必遮盖内部的空虚

再也不用每天拂掉尘土

表面干净

 

瓶子是为完整而生

为稳固而活

破碎都缘于意外

而一次意外,可能是

演习了多年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起飞

瓶子,就让瓷

这个古老的徽章

瞬间还原成尘土

 

 

©商  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商震,1960年出生于辽宁省营口市。职业编辑,诗人。出版有诗集《大漠孤烟》、《无序排队》、《半张脸》,随笔集《三余堂散记》与长篇纪实《写给上帝的白皮书》等。现为《诗刊》常务副主编。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