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 蒂姆·利尔本

 

 

(《阿西尼博亚》选译)

 

 

 

鲁珀特的土地

 

讲故事的人,被销蚀的声音,一处斜壁峡谷谷地,午后

 

*

狐狼溪不再挖洞,穿着内衣行走,载一截柳枝,

然后将自己置于

末山湖[1]的伤口里,那里一群鹈鹕,薄纸般的呼吸

滑动着肚腹大摇大摆地走着。

而末山湖给出它所为,康复记录,莠草的无尽抗生滴注,所有它的衣服它的鞋,给予卡佩勒河[2],卡佩勒

将它的财富放进阿西尼博恩河身体里(进入它的一侧),河道曲行,

带着一个反嘴长脚鹅形钩弯,

从佩利堡[3]地区,卡姆萨克[4],恩特普赖斯小镇,从明尼奇纳斯山

大脸的,洋溢睾丸素的凝视中。

我们绝大多数的勇气都向着错误歪斜而去。

西面,卡布里湖石人[5]在盐平原上被撩拨、搅动起的光中沙沙作响。

巫医之轮(现在静悄悄的,运行缓慢),肺叶形山岭上圣者进入的凹地。

森科尔[6]排污池带回白天失落在极高处的所有物,

靠近阿萨巴斯卡[7],那里河流装填北面它立桩围绕的屁股。

狐狼溪将它的鼻子塞到尾巴下面

这样夜便能够绕着它刺入。

 

*

森科尔雇了那位发明吉他的大师,手袋里的装弦乌龟

有几分邪恶,偷牛贼,带把刀的人。

他在玻璃地板上

滑动他反穿的,带蹄的,萨满巫师鞋。

没人听说过鞋子

可以那样用,在他这样干之前,鼻子在错误方法的腹股沟里。

白痴牛群追随他。

宗教长到了他的唇边像三文鱼寄生小虫。

在空气观众前单膝跪下,再一次,大帐篷舞蹈,演出拟人秀。

膨胀的三叉戟飞逝,因这个人对水之脖颈的窥视。

有点儿未成年,他携着自己的摇篮,

鞍褥里塞着各种各样的髭须,山羊胡和驾驶证。

赫尔墨斯(有人说),那宠儿。

他每晚猛烈地撞断琴弦,在拖车,在所有的帐篷里

追逐和弦,在石头的歌曲里拼命鸣响在煤上,从沙中提取

美妙悦耳的油。

他已看到活动

在伊拉拉克罗斯[8],海莱夫尔[9],契帕瓦堡[10]商人们沉陷小屋的皮片窗后的灯光里

鼓胀,尾巴扬起,还没有绕上他的头,专心地圈围,挑逗

翘起古老传说,

来来回回,举起他们,弄歪斜,他的眼中自一座建筑物里坠落的男人,

抚平,抚平立柱耀眼的、摇曳的流淌。

记忆是他的心最甜美的部分。

 

*

靠近,并排站起。

带凸缘的雨云用大折刀砍切,在道森克里克[11]西南的第一片天空中被摧毁,

零英里,金色大道,

柴油机喷气,起伏,在汽车旅馆一侧货堆和带淋浴器的洗衣店前

一动不动;

天空的焦糊咖啡。

北面的青苔沼泽地闷闷不乐。

 

在纳尔逊堡[12],交织着犬吠流音,

活动将他缝入的,中学足球场全音效

自后院消失五小时后,一蓬拉布拉多茶树旁,

他的狗群中一只两岁的抬起头。

凌晨三点,那个二十岁的女人,

醉醺醺的,晕倒街头,

短裤挂在半旗高。

蒙乔湖[13]上空,小屋屋檐附近

燕子们雕凿看不见的某物,

每一道飞行曲线旁细长柔软的空气滑走,

切过悬挂的肉。

 

*

人们就像南加塔加[14]河上的根根小烟柱

等待天上落下的橙色食品包,

一群鬼怪似的雨水背物带穿过马斯夸科奇卡[15]梁脊的髋部

越过水的回转曲面,翻转向后。

酸气井在某地,附近某地的阵阵风击中闪闪发亮。

繁花盛放的力开出一道向东吞食的碎裂黑锋沿。

运送锯木的道路被浓密的低湿地翻犁,水上飞机转向

穿过

山林牛场

进到最底层,那里以页岩为后衬,化石作标签的蜻蜓

群和刺耳的空气

还有一只马蝇被我的衬衫衣褶捉住,八月

暑热。

潜鸟,浸泡在元音里,

它们的语言娴熟地剔除了

辅音的骨头,达到了发明出最稀薄的可能的暮色之境地,

俊美的冷对悲伤猛击,于是一把黑曜石剃刀跃

上落在我们中央的铃绳。

清晨,在它们哭喊了一夜之后,三只潜鸟

向我走来。

 

*

北落基山脉将它的桌台置于雪之上,这楔形物,

花岗岩、页岩、冰川石炭岩。

蟾蜍河,乳状板岩——

腋窝疼,下巴疼——

在我们下面蜿蜒拧转。

一块海相化石寄居在北岸,

一副羽状角从前突部位漂流到该是肛门的位置,

一百一十三英里溪处,它看见一个角落里的一些标记,上面一侧,火迹地杂草,水下草

被碾成斑斑锈迹,在石头之上。

记忆是他的心最甜美的部分,他已穿行此地,

带着他的牛群,鞋子戏法神祗,鼻子贴地,

背着一只尖尖的包。

马尾云用大折刀砍切,在侧击

马斯夸科奇卡的风中被摧毁,群山的

名字远离滚边的衣袋,

群山的名字留在了草编筐里。

 

 

© 赵  四 译

 

 

 

塔西斯*,西北温哥华岛,

语言说出的土地之边缘

 

当他结束发言,他再次转向先前用过的搅拌碗,他将宇宙的灵魂掺并融合在了碗里。他开始将剩下的先前的原料倒进去……

——《蒂迈欧》

 

鼓声和大提琴短暂重现。他们停下。

黑夜尽头,赫莫克拉提斯[16]从一片杉树林里迈步向前;他似乎在说话,向一群聚拢在苏格拉底周围的人嘶嘶啸叫。

 

赫莫克拉提斯:

 

因为你的为人

我们整夜无眠想着你关于城市和战争中的城市问题。

我们怎能献出你在真实行动的

不可靠激情中的所言所说?

海的影片,整个来世的一部故事片,

在磨秃的胶片齿孔中颤动。

大海钻大货车队列般的一个接一个从句

钻深那声音里的枪膛,遥远地,北部海峡

滑动起它的全部车辆

从数个内部的车场,从难以想象的矿石里,

这些蜘蛛被裹缠其中的崩溃、腐烂物,

克里语句子,托马斯·卡莱尔[17]的句子,彼得·洛姆[18]的……

我遇到某个人,在克里提亚斯[19]的住所外,

他可以站在人后,着一身行头的角力者,完全是我见过的样子。

世界之重的水——许多蒲式耳,成群的

宫殿,论文,都是一副杠铃状局面,深埋的

铀矿,性的垒球场——

它缘岩壁向下凿出蝗虫之色。

这大洋,北方,海沟之书,

水披着铁衫吟诵,

水举起它灰白尖端的灰烬矛阵

在海堤平台上堆叠许多皱褶,冲击悬崖,

那里一辆生锈的四分之一吨蓝色马自达顶着我房东油漆起泡的

房子停泊,房子在怒气中烧的凹地里浸泡在潮湿中。

大陆边缘,冰毒小屋,锡特卡[20]

云杉,一台

在赤杨树林里嗖嗖转动刀口的雾的机器。

大海倒置并翻动、不断翻动它的黑石格言书

削刮这抄本的底部

在一块块肉上烹煮,

刮,不停地刮,大海

在它的胡须,它的沟沟槽槽的偏执狂里,

呼喊它的保护者,它的保护物,

保护者,保护物。

水永不会枯竭。

它清扫,洗净,汲出它的黑

血,从它的胳膊里,那公牛们波荡翻涌的床,它钳出血

用两根燃烧的火柴

俯看着带旋梯的风洞朗读血。

大海的尘剑,复式格言,它的自我捩伤,

不是选举出的叠加的背部,灰烬弧弯

在一支香烟上,堆垛得太高,塔立得

太久。

 

*

所以这异乡人,你将会听到这个,是吗?潜行到水之涯

或迹之尽客栈,浸染着白霜,那人,

携满腹数理知识,

说道,毛发茂密的人造得如同

这只海洋大碗中搅打出的果酱,这本

海沟之书,身着战士铁衣的大海,

高声地,高声地朗读自己。洪亮,水的

熊勒弗绉领,夜的密封斗篷。

窣窣作响,像装着麦克风的东正教法衣,海豹般滑溜的牧师

垫肩里塞着熏香,

移步进圆木教堂,熏害虫的烟雾弥漫。

放大的色彩幻变的丝绸,刮擦着。

此地为阿拉斯加摇动曲柄转动日晷,为西伯利亚挲摩其裆。

水獭的皮毛,残忍与禁欲。那是焦糊的味道

在卷紧的舌下,

用它的热力多么饱满地撑开口腔里的皮肤。

水横流坦白一切:黑暗就是它自己;

它没有路西弗的魔力或诡计。

两辆对开的冷藏车在士达孔拿区的坎贝尔河路上

擦身而过足足一百英尺的诡计在哪里?

大海是大腹便便的神圣起源之钢及其不朽,翻落,

深掘,然后飞掠回简单的空气,刀,角切割

铁丝,权杖,

钢高尔夫球遍地疾驰。

大海的胳膊被它自己的

短时握手拉脱。

许多挤撞的水,许多水的公牛

崩塌,扔掉

它们的伸缩翅膀,在嘎嘎的齐唱声中,

水的大地胡乱弹奏着饲养场的黑。

水,狼群拉着的一驾火山雪橇。

 

*

金色的,金色的灵魂,

你信吗,那被差遣来的人

在酒吧里闲逛,翻弄、旋拧

他的大起司嗓音,将盐扔过

肩头,一顶盐冠,扔到屋内屋外的多节爬虫上

关于它是什么,昆尼、乔治王

想不起来,

他那张政治局官僚勃列日涅夫式的旗帜脸猛扑在啤酒上,

焕然一新,他说,有翼的,当喷了香水的

活物研究之父吹起号角召唤

弱一些的神时,“我要由播种

一粒超级种子开始,大得像颗醋泡蛋的种子,然后把它

交给你们。”

随后他绕物旋转,那已然之物

是把劈刀,一枚大理石般冰冷的梭镖,黛青色,鲸鱼形,不,

等等,蝙蝠色,蝙蝠色的,在他的手里,

不,不,我正想着的是,一块精确的、危险的、蛙脸的岩石

他与同样变圆盈满、野马奔腾的碗高度合拍

碗里他已将一堆小行星驱动,展平,捣碎

那些运行,运行,运行,

事物们的运行,捣实粘牢彼此,太阳、月亮

闪亮到最后如一枚獠牙,当然,火

从急剧变化里汗涌而出,

像马群或羚羊,还

不是,

但已有了它们的一丁点儿还在内在状态的皮肤,涂在墙上的痰似的

粘在碗边,电子黏液,

不是最好的,乳突,几小撮,一点牙齿,可能会是,也许,

礼服上一粒裂开的扣子,

二、三等的纯洁度,

他再度又捣又切,于是那儿有,排版多余的省略号,

那内部,来自太阳,来自空气,赤裸的,绝对,确然,

从它自己的轰鸣中轻轻化出肉身,那灵魂,

在一蓬蓬劲旋的尾巴中,飞挤出泡沫。

 

大海以它的断臂嬉玩,

旋转,暴风雪在海的一个一百平方英里的截面

之上,移动,移动,夜被它吸进,夜

将自己的身体入鞘水中。

 

 

© 赵  四 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末山湖(Last Mountain Lake),或音译作“拉斯特山湖”,也叫“长湖”,位于萨斯喀彻温南中部草原地带的,是于11000年前经由冰川作用形成的湖泊。

[2] 卡佩勒河(Qu’ appelle River),发源于萨斯喀彻温西南部迪芬贝克湖向东的一条河,此后汇流入阿西尼博恩河。

[3] 佩利堡(Ft. Pelly),曾是哈德逊湾公司在萨斯喀彻温省的毛皮贸易站,其名可能源自约翰·佩利爵士,他曾是哈德逊湾公司的主管。这一诗行中的地名都是河流流经的地方。

[4] 卡姆萨克(Kamsack),萨斯喀彻温省的一个城镇,位于白沙河汇入阿西尼博恩河的河谷。

[5] 卡布里湖石人(stone Cabri Man),卡布里湖位于萨斯喀彻温省切斯特菲尔德农业自治区。湖岸是卡布里湖石人(Cabri Lake Effigy)考古学遗址所在地,许多人相信由石块堆出的人形代表的是一位萨满巫师。

[6] 森科尔(Suncor),指加拿大森科尔能源公司,总部位于艾伯塔省卡加利市。专供由油砂生产的合成石油。

[7] 阿萨巴斯卡(Athabasca),艾伯塔省北部的一个城镇,盛产富沥青沉淀物和重质原油的油砂。

[8] 伊拉拉克罗斯(Ile a la Crosse),是萨斯喀彻温第二古老的社区,在1779年时,已是哈德逊湾公司的一个毛皮贸易站,1846年时于此地建立起了罗马天主教传教区。

[9] 海莱夫尔(High Level),艾伯塔省北部的一个城镇,1786年就有毛皮商人到达此地,但直到1947年才成为定居点。此地长期的历史名称是“干草地”。

[10] 契帕瓦堡(Ft. Chipewyan),艾伯塔省北部最早的欧洲人定居点之一。1788年时西北公司在此建立了一个贸易站。

[11] 道森克里克(Dawson Creek),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东北部的小城市。名称源自流过城市的同名小河。道森克里克另名“零英里市”,指的是它位处阿拉斯加公路南方的终点。

[12] 纳尔逊堡(Fort Nelson),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东北部道森克里克市以北的一座城镇。是2009年2月在原北落基山脉地区(NRRD)基础上成立的北落基山脉地方自治区(NRRM)政府机构所在地。

[13] 蒙乔湖(Muncho Lake),位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北部,是蒙乔湖省立公园的一部分,具体位置在阿拉斯加公路462英里处。湖上有著名旅游度假地北落基山脉小屋(Northern Rockies Lodge)。该地也是以航空方式前往下文提到的玛斯夸克奇卡荒原地区的中转枢纽。

[14] 加塔加河(Gataga River),流经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北落基山脉里的一条河,利亚德河的支流。

[15] 马斯夸科奇卡(Muskwa-Kechika),加拿大落基山脉中最大的荒原地区。

* 塔西斯(Tahsis),位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岛西岸的一个村庄。

[16] 赫莫克拉提斯(Hermocrates),柏拉图对话集《蒂迈欧》和《克里提亚斯》中的一个人物。历史上的真实人物是公元前5世纪末时锡拉库扎的一位将军。

[17] 托马斯·卡莱尔(Thomas Carlyle,1795—1881),苏格兰哲学家、讽刺作家、散文家、历史学家。其作品在维多利亚时代甚具影响力。

[18] 彼得·洛姆(Peter Lomb),似指中世纪经院神学家彼得·朗巴德(Peter Lombard,1100—1164),著有《箴言四书》(The Four Books of Sentences),是中世纪各大学通用的神学基本教材,影响持续到16世纪中叶。

[19] 克里提亚斯(Critias,前460—前403),古希腊时代雅典的政治家、作家。柏拉图的伯父。

[20] 锡特卡(Sitka),美国阿拉斯加州一个市镇合一的行政单位,位于亚历山大群岛巴拉诺夫岛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蒂姆·利尔本(Tim Lilburn, b. 1950),生于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瑞基纳市。在麦克马斯特大学获得宗教学博士学位。他已出版了10部诗集,其中包括《去那河》(1999),《杀戮现场》(2003),《俄尔甫斯政治学》(2008),《阿西尼博亚》(诗剧,2011)。他最近的一部诗集是《名字》(2016)。其作品获得过加拿大总督文学奖(《杀戮现场》),萨斯喀彻温年度书奖(《去那河》),加拿大作家协会奖(《鹿林沙丘》)及其他多种奖项。他还出版有艾莉森·考尔德编辑的一本诗选《欲无止弃:蒂姆·利尔本诗集》。利尔本还出版过两本关于诗学、情欲、政治的随笔集《生活在仿似家园的世界》(1999)和《归家》(2008)。主编了两本有影响力的诗学随笔集《<诗与知>与<思与歌>:诗歌和哲学实践》。利尔本曾在西安大略大学、艾伯塔大学、圣玛丽大学及瑞基纳公共图书馆任住校作家,目前任教于维多利亚大学创作系。他的作品被译成多种语言,收入多部选集。

 

 

       Victoria University, Awarding Moment

 

 

Articles similaires

Tags

Partager